打印

[长篇] 【乱欲,利娴庄】(第一卷全-第二卷104)【作者:小手】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218

【乱欲,利娴庄】(第一卷全-第二卷104)【作者:小手】

[都市]   《乱欲,利娴庄》 第一卷全-第二卷104   作者:小手[TXT]
【小说名称】:《乱欲,利娴庄》 第一卷全-第二卷104
【文件大小】:3.85 MB
【小说作者】:小手
【小说类型】:成人都市
【解压密码】:回复可见
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

【文章简介】:
  原来,昨晚乔元在蓝十字酒吧见到舒海伦后,确实想入非非,舒海伦貌美如花不说,她还有纤细玉足,这对乔元这个玉足控来说是致命的,可昨晚酒吧里不仅有利家姐妹,还有吕孜蕾,郝思嘉,冼曼丽,乔元纵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撩舒海伦。

  而舒海伦对乔元也有了好感,因为乔元变了,少女虚荣,以貌取人,以前的乔元是学渣,人穷龌蹉,人又邋邋遢遢,毫无体面可言,学校的女生又怎么会喜欢这样的男生。

  如今的乔元大大不一样,一副公子哥,小正太的模样,父亲乔三还是酒吧的老板,有众多美女环伺,舒海伦自然对乔元刮目相看。

  一个有心,一个有意,乔元很快就和舒海伦眉目传情,酒精冲脑后,乔元起了花花心思,主动提出送舒海伦回家,舒海伦愉快答应,结果,两人跟谁都不打招呼,就一起溜了。

  坐上乔元的迈巴赫,舒海伦虚荣极了,言语间暗示喜欢乔元,乔元已是情场老鸟,立刻大献甜言蜜语,哄得人家小女孩心花怒放。

  送舒海伦到她家楼下时,乔元就敢把手伸进了舒海伦的双腿间,舒海伦毕竟是处女,反抗是本能,两人在车里有一番不算太激烈的搏斗。

  搏斗很快就停止,有人猛敲车窗,乔元就算色胆包天也不敢再继续骚扰舒海伦。

  万万没想到,敲车窗的人竟然是舒海伦的母亲巧姨。

  巧姨全名叫宋巧巧,芳龄三十八,脾气泼辣,却长得千娇百媚,珠圆玉润,她是标准家庭妇女,丈夫公务员,家境本来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遗憾的是前些年自以为对股市有心得,于是疯狂炒股,结果亏得一塌糊涂,至今还背负重重债务。

  女儿舒海伦苗条淑女,同样貌美如花,做母亲的自然整天牵挂,这么晚都不见女儿回来,焦急的巧姨就跑到楼下去等,却不想看到了乔元欺负女儿舒海伦的一幕。

  仓皇下车的舒海伦第一句话竟然埋怨母亲:「妈,这车几百万的,你敲坏了怎么赔人家。」

  巧姨怒道:「他欺负你,我还不能敲他的车吗。」

  舒海伦瞄了乔元一眼,羞答答道:「他没欺负我。」

  巧姨愣住了,她明明看见乔元对舒海伦几乎全方位动手动脚,这还不是欺负么,可女儿这么说,做母亲的也没办法,只能干生气。

  乔元好不得意,酒精上脑了,他说话毫无忌惮:「阿姨,你领子太低,什么都看见了。」

  巧姨确实穿得很少,天气炎热,又是深夜,巧姨是来盯女儿梢的,也没在意身上穿着,刚才敲打车窗时弯着腰,无意春光小泄,不想给乔元不老实的眼睛看了个饱,那两只大乳房意外的挺拔,乔元色心大盛,就嘴贱说了出来,气得巧姨一手掩胸,一手指着乔元大骂:「你这个小流氓,你给我下车。」

  乔元顽皮好斗,居然也指着巧姨:「你有种就上车。」

  巧姨估计是气坏了,正好舒海伦下车时没关好车门,巧姨一声「我还怕了你不成」,就拉开车门,窜上迈巴赫,把乔元吓了一跳,他嘴贱逞强而已,没想到舒海伦的母亲这么泼辣,说上车就上车,上车后还想给乔元扇耳光。

  「妈。」

  舒海伦急得直跺脚。

  乔元反应敏捷,没给巧姨打中的机会,只是车里空间狭窄,巧姨又凶悍,乔元情节之下关上车门,油门一放,车子朝前冲了一下,把巧姨吓得脸绿,赶紧放弃攻击乔元,想转身下车。

  乔元心生促狭,心想巧姨敢打他,他必须给巧姨点颜色,教训教训巧姨。

  于是,乔元对着车窗外的舒海伦大喊:「海伦,别担心,我载你妈妈去兜兜风。」

  话音未落,迈巴赫就疾驰离去,把巧姨吓得尖叫连连:「啊,你干什么,你快停车,我警告你呀,你快停车。」

  乔元坏笑:「阿姨坐好了,我刚学车没多久,你乱喊乱叫影响我开车的话,很容易出意外的。」

  巧姨一听,怒火上窜,无奈车子开得飞快,她吓得尖叫:「啊,你快停车,你这个小流氓是不是疯了,快停车……」

  乔元撇撇嘴,斜眼挑衅:「阿姨刚才不是想打我吗,打呀。」

  巧姨紧急抓稳了手把,怒瞪乔元:「你以为我不敢打。」

  乔元冷笑,把车速又提了一档:「打,快打,不打的是孙子。」

  巧姨是成年人,是孩子的妈妈,虽然气得两眼冒火,但见车速如此之快,巧姨背脊泛起了阵阵凉意,一丝恐惧油然而生,她紧张的抓住车门,颤声道:「别开玩笑了,快停车,你他妈的快停车。」

  乔元扭头,对巧姨露了个诡笑,车子竟然如箭一般飞驰,显然又加了速度,巧姨大惊失色,尖叫连连:「啊……」

  乔元大吼:「快系好安全带。」

  巧姨都吓傻了,哪里还顾得上系安全带,她歇斯底里地尖叫,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幸好是深夜,街上车少人少,迈巴赫狂飙了一会后就缓缓地靠路边停了下来,车副座上的巧姨已被吓得七晕八素,浑身颤抖,嘴上嘀咕着:「我头晕,我头好晕。」

  乔元瞪着巧姨,仔细地看了看,这才发现巧姨丽容艳光,细眉凤眼,小碎花短衫里,胸脯高耸,裸露一大半的大腿白得令人炫目,简直美得一塌糊涂,她身上的轻柔小短衫和薄薄短秀裤特别好看,乔元仿佛看到了两年前的母亲。

  心儿猛地一跳,乔元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,忽然变得很客气:「来来来,阿姨到后座休息。」

  巧姨正昏头昏脑,见座位在转动,慢慢地转向车后,巧姨也没多想,就直接趴倒在车后座上,闭眼休息。

  乔元奸笑,马上发动车子,缓缓地开到一个阴暗的角落停好,然后心急火燎爬到车后座,先是扶正了巧姨身子,接着,乔元的双手伸进了巧姨的碎花小短衫里,握住两只不戴乳罩的超级大乳房。

  咦,乔元暗暗惊喜,他手中的两只大乳房不仅结实,而且滑腻异常,弹性十足。

  见巧姨要睁开眼,乔元坏坏道:「我帮阿姨揉揉胸,揉一会阿姨就不头晕了。」

  巧姨忽觉乳头一紧,她倏地睁开大凤眼,怒喝一声:「你,你干什么。」

  乔元有强奸女人的经验,他赶紧用双腿顶住巧姨的双腿,身体用劲压在巧姨身上,双手乱揉滑腻大美乳:「阿姨胸闷,我帮阿姨揉揉,哦,阿姨的奶子真够大,我一只手都握不过来,呵呵,呵呵。」

  巧姨惊呆了,她万万没想到会被乔元非礼,而且他的样子极端下流,呵呵笑时,那色迷迷的样子令巧姨恐惧和愤怒,她岂肯受辱,奋起反抗:「你放开我,你放开我……」

  乔元不得不凶狠压制,他内外功夫都很了得,就算是一个身高马大的汉子也难反抗乔元的压制,何况是个女人。

  巧姨惊恐地发现,任她怎么挣扎,任她怎么扭动,都无济于事,她想不出为何这个瘦小的男孩竟然有无穷的力气。

  挣扎了五分钟,巧姨气喘如牛。

  这时,乔元说话了:「夜深人静,阿姨别逼我打女人,我下手不知轻重的,万一打狠了,嘿嘿。」

  巧姨陷入了极度恐惧,她的瞳孔在收缩,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遇到危险,往日的泼辣都抛到了九霄云外,再环顾夜色下的漆黑四周,巧姨一阵胆寒,再也不敢再挣扎,反正力气也没了,她惊恐地看着乔元。

  乔元竟然还在玩弄两只滑腻大奶子,饱满的乳肉,挺韧的乳头,手感特别好。

  乔元玩得高兴,毫无顾忌的低下头,用大嘴含住一只,轻轻吮吸乳尖:「好吃,好吃,阿姨的奶子真不是一般的漂亮,我要摸个够,玩个够,阿姨别乱动哦。」

  「你别这样。」

  巧姨颤声哀求。

  乔元正在欲火焚身,他喷着酒气,淫邪地搓揉手中双乳,挑逗韧韧的乳尖:「刚才阿姨故意给我看见奶子,对不对。」

  巧姨猛摇头:「没这回事。」

  乔元狠瞪了一眼:「就是故意的。」

  巧姨心知此刻说什么都是白搭,她完全不知所措。

  乔元又大口大口地吮吸两只大奶子,硬硬的下体碾磨巧姨的双腿间,巧姨意识到了巨大危机,她只能再次挣扎。

  感觉巧姨的身体在用劲,乔元吐出乳头,笑嘻嘻道:「阿姨,你奶头硬了,你想做爱了,对不对。」

  食指和拇指一夹一搓乳尖,巧姨竟然浑身电流肆虐。

  乔元淫笑,这是他的独门绝招之一,稍稍加了点力,巧姨颤声轻哼:「你松手,捏疼我了。」

  其实并不疼,巧姨只是不想被乔元这般羞辱罢了。

  乔元当然不会住手,他继续施展他撩逗女人的本事,黯淡的光线下,两只大奶子白晕晕的,硕大挺拔,乔元玩得不亦乐乎,故意刺激巧姨:「我也这样捏舒海伦的奶子。」

  巧姨一听,简直气坏了,她奋起反抗:「你这个禽……」

  话没说完,香唇就被乔元的大嘴巴狠狠封住,酒气难闻,巧姨恶心难忍,她使出了全身力气。

  无奈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,巧姨越用力挣扎,受到的压制就越强大。

  渐渐的,巧姨不仅感觉浑身疼痛,骨头欲裂,还感觉到下体有异样,女人的下体都对外力敏感,乔元如此下流摩擦,即便巧姨内心不愿意,身体也不得不产生快感,这不以个人意志转移。

  巧姨放弃了抵抗,气喘嘘嘘,她期待有路人经过,她就可以叫喊。

  乔元似乎看穿了巧姨的意图,他狞笑着告诉巧姨:「我这车叫迈巴赫,隔音功能超棒,比法拉利还好,就算阿姨喊破喉咙,外面的人也听不到,再说了,现在都半夜了,街上没什么人,你看看,哪有什么人嘛。」

  巧姨怒问:「你想怎样。」

  乔元咧嘴一笑,直接了当地说出内心想法:「阿姨,实话告诉你,我天生喜欢成熟女人,这么说吧,我超喜欢你,奶子大,皮肤滑,人又漂亮,你眼睛大大的,眼角有尾巴儿,超级漂亮,我喜欢你呀比喜欢舒海伦还多,我想和你做爱。」

  本来女人被赞会很开心,然而此时,巧姨气得说不出话来:「你,你……」

  乔元心知熟妇的特点就是性欲强,他对巧姨调戏了半天,有察觉巧姨的身体发生了变化,不敢说淫荡了,至少有欲火。

  想到这,乔元腾出一只手,淫邪的拉下拉链,掏出肿胀威武的大水管:「阿姨先别急着生气,你看看这个。」

  巧姨忍不住看去,这一看简直就是五雷轰顶,她没想到乔元给她看这东西,尽管光线不佳,但近在迟尺,巧姨依然能看清楚乔元裆部的巨物,她以千分之一秒的速度起了鸡皮疙瘩:「你,你不能这样,我……我喊了。」

  乔元从容地将大水管压在了巧姨的短秀裤上,对着微隆的阴部碾磨:「阿姨,你别逼我,把我逼急了对你没半点好处哦。」

  这话听起来有些孩子气,不过,威胁恫吓之意很明显。

  巧姨自然不敢叫喊,贞洁固然重要,性命更可贵,成熟女人对贞操远不及小姑娘看得重。

  情急之下,巧姨尝试着用温情法子劝劝乔元,看能不能挽救岌岌可危的局面:「小帅哥,你开豪车,看起来不像流氓,你满嘴酒气,是不是喝多了。」

  乔元大笑,一手玩弄巧姨的大奶子,一手摸进巧姨的短秀裤,直接抠摸阴户和阴毛:「我没喝多,喝多的话,就看不到阿姨的奶子了,啊,好漂亮的奶子,越摸越舒服,鸡巴爆硬了。」

  巧姨吓得拉扯乔元的手,可惜没用,乔元的大水管插入了短秀裤,将秀裤顶起了个大帐篷,绝对下流。

  如此一来,巧姨也不好去拉扯大水管,滚烫的棒身炙烤着巧姨的阴唇,那里很饱满,很敏感,巧姨察觉到了异样,那快感竟然悄然而至,巧姨害怕了。

  正在这时,乔元抓住巧姨的小玉手:「阿姨,你摸摸我的大鸡巴。」

  巧姨哪里肯摸,小手儿攥得紧紧的,乔元见状,居然目露凶光,恶狠狠道:「摸一下。」

  情势所逼,巧姨无奈松开五指,任凭乔元将她的小玉手放在滚烫大水管上。

  一刹那,巧姨全身竖起了鸡皮疙瘩,不知为何,她立刻心如鹿撞,因为她摸到了一根很惊人的大阳具。

  成熟女人对于男人的阳具比少女敏感得多,当性爱成为家常便饭时,女人就渴望男人的阳具更粗一些,更大一些,更硬一些,更持久一些,如今,乔元的大水管完全超出了巧姨的想像,她岂能不惊。

  乔元坏坏问:「粗吗。」

  巧姨没有回答,把漂亮的脸蛋别过一边,心里却胆战心惊:这么粗大的家伙要是插入海伦下面,那会要了海伦的命。

  万万没想到,乔元正好在吹嘘:「我用这个东西破了海伦的处。」

  巧姨一听,差点就气晕过去,以为女儿已经失身给了这流氓,等她意识清醒过来,她的肉穴口已然发胀,明显有异物要闯入,这还得了,巧姨一声尖叫:「不要……」

  叫声犹在车里回荡,滚烫坚硬的巨物却撑开了巧姨的肉穴口,肉穴口温润紧窄,大水管竟然缓缓插了进去,继而侵占了一大截阴道,爽得乔元眼冒金星,兴奋叫喊:「大屌真的插进去了。」

  巧姨浑身剧颤,紧急苦苦哀求:「不要,不要插进去啊。」

  一招得手,亢奋的乔元索性脱去裤子和上衣,他动作从容娴熟,喜欢裸身和女人交媾:「阿姨,你百分百是个大美女,奶子美,穴穴又美又紧,能操阿姨真是好运气,阿姨别难过,跟我好好做爱,等会我给你五十万补偿。」

  巧姨的脑子一片空白,乔以说什么基本没听进耳朵去,她身心俱颤,巨大的家伙强行进入了她阴道,深深地进入,那可怕的胀满一直延伸到子宫,这是何等骇然,巧姨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惊人的胀满。

  乔元依然嘴不停,喝多的人就是爱说话:「其实阿姨也没什么损失,还得爽,哦,好紧,里面好热。」

  快感汹涌澎湃,巧姨目眩,双手忽然抓住乔元瘦腰。

  乔元眼尖,不禁欢喜:「对对对,阿姨抱紧我,我保证能弄爽阿姨,绝不食言,只要阿姨说不爽,我再给你五十万。」

  「啊。」

  巧姨终于发出了声音,那是发自肺腑的呻吟,仿佛阴道里的电流有五千伏之多,电得她头晕目眩,她几乎无法呼吸:「不要插进去了,啊,这么粗,你怎能插进去,啊,你欺负了海伦……你不能这样,你是海伦的朋友,你不能这样对她的妈妈,呜唔……」

  乔元一愣,没想到巧姨会哭,他有点过意不去,讪笑道:「不许哭,阿姨之前好凶,不像爱哭的女人,哦哦哦,阿姨的穴穴好紧,阿姨,你能不能把腿打开点。」

  巧姨本能地打来双腿,毕竟大水管插得更深了,直接碾磨子宫,巧姨需要张开双腿,释放空间来容纳这支可怕的家伙,这家伙桀骜不驯,竟然在子宫口东撞西撞,巧姨「哎哟」

  一声,登时浑身哆嗦,脑子缺氧,她本能抱住乔元的背脊,这也是她第一次抱乔元,乔元顺势下压小腹,大水管前挺,将露在穴外的部分全插了进去,巧姨一声闷哼:「喔,好粗。」

  「阿姨,你叫什么名字。」

  乔元的嘴巴贴着巧姨的耳朵,温柔盘旋下体,娴熟技巧用上了。

  巧姨不吭声,大凤眼闭上,乔元小声道:「不说的话,我就射进里面去了。」

  巧姨大吃一惊,赶紧说出两字:「巧姨。」

  乔元乐了:「啊,跟我的姓差不多,我姓乔,叫乔元,巧姨,我向天发誓,我喜欢你,我对你一见钟情,我们做爱吧,我要好好操你,你也可以操我,我们操来操去,大家都舒服。」

  巧姨简直苦笑不得,内心是抗拒被乔元奸淫的,可乔元的几句话很逗。

  此时,快感一波接一波,巧姨抱紧了乔元,两只迷人的大眼睛逐渐放亮,她的呼吸急促但有了节奏,因为整个身体开始有节奏耸动,乔元抽插了,大水管温柔摩擦巧姨的阴道,快感惊人。

  巧姨柔柔娇喘:「乔元,求你了,快拔出来。」

  乔元握住两只滑腻大美乳,仔细端详眼前的大美妇:「巧阿姨,你鼻子翘翘的,比舒海伦的鼻子还要漂亮,嘴巴小小的,眼睛大大的,你的奶子特别好摸,就是你的裤子又土又旧,不方便插入,巧阿姨,你很像我妈妈以前的样子,没钱买内衣,内衣都褪色了还穿,我看出来了,巧姨不爱戴奶罩,衣领低低的,也不知道是故意勾引我,还是贪图凉爽。」

  巧姨脱口而出:「凉爽,喔……」

  娇吟飘荡,巧姨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,不仅是大水管犀利,给巧姨带来了难以形容的舒服,更重要的是,乔元的一番话说得真切朴实,几乎全说中了,巧姨就是因为家境不宽裕,所以内衣方面能省则省,不轻易换掉,身上的小短衫和秀裤都穿了好几年,如今乔元口无遮拦,巧姨好不尴尬。

  乔元温柔地舔吻巧姨的脖子:「巧阿姨,我已经全部插进去了,你觉得舒服吗。」

  巧姨微喘:「不舒服。」

  乔元坏笑,转舔巧姨的粉颊:「海伦说舒服。」

  「你。」

  提到女儿,巧姨本能的激动,可这一激动就增加了阴道的摩擦力,她情不自禁呻吟:「啊……」

  乔元血脉贲张,大水管悄然加速:「很喜欢巧阿姨这样子,巧阿姨好迷人,叫得真好听,继续叫,继续叫。」

  腰腹收束,抽插有劲密集,巧姨芳心激荡,身子如坠入云端,羞耻和欲火一起高涨,湿滑的阴道再也无法承受如此强烈的性愉悦,乔元只觉得背部发疼,紧接着就是巧姨笨拙地抽搐。

  乔元大感意外,他知道巧姨高潮了,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。

  乔元好不得意,女人在自己身下高潮,那就是征服,男人喜欢这种成就感,乔元持续不间断的抽插,大水管愈见威力,巨大快感蹂躏了巧姨的灵魂,她忍不住咬了乔元的肩肌。

  「巧阿姨好厉害,这么就爽了,我们继续操。」

  乔元兴奋不已,如得胜的将军要乘胜追击。

  巧姨脸红脸烫,答应不是,拒绝也不是,正犹豫着,乔元的手机响了。

  乔元拿起手机一看,不禁好笑:「我要接电话,是海伦打来的。」

  巧姨一听,羞得无地自容。

  电话里,舒海伦大声责问乔元:「阿元,你带我妈妈去哪了,这么久还没回来。」

  乔元看了看身下的娇媚熟妇,笑道:「你跟你妈妈说。」

  巧姨本不想和女儿说话,阴道里插着一根大阳具,她正羞臊万分,无奈乔元把手机递来,巧姨只好接过手机:「海伦,呃,嗯嗯,我正和乔元说你的事,嗯,就这样,等会就回去,你别吵醒你爸爸。」

  巧姨通话的时候,大水管没停止抽插,甚至乱顶子宫,巧姨那是拼命忍着没叫出来,一放下手机,巧姨的泼辣劲狂飙,对乔元狠揍了几拳。

  乔元还以颜色,大水管爆抽五十多下,巧姨张大嘴巴,爽得猛翻白眼,喘得上气不接下气,竟然扭动了腴腰,乔元捏着腴腰,手指抚摸丰满的阴户:「巧阿姨,你真漂亮,我喜欢你。」

  巧姨大口大口地喘:「你还想弄到什么时候。」

  乔元柔声道:「我还想让巧阿姨得到第二次高潮。」

  巧姨大吼:「我不要。」

  乔元坏笑,加快了抽插速度:「必须要。」

  巨大的快感布满了巧姨的身体,她情不自禁再次扭动腰肢:「啊啊啊,你轻点……」

  乔元仍然爆抽:「太晚了,轻点的话要弄长时间,先让巧阿姨得高潮再说,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弄。」

  巧姨那是又羞又怒,心想还有下次么,她忍不住又给了乔元几拳:「你羞辱我,还说得我很想要似的,你这么无耻。」

  乔元这才知道自己说错话,他没心机,全是真情流露。

  巧姨是成熟女人,虽然嘴上骂,手上打,不过,她一眼就看出乔元满怀童真,加上被乔元插得浑身舒服,巧姨也就没这么恨乔元了。

  乔元一轮猛抽过后,下体黏糊糊的,全都是巧姨的分泌,乔元压下身子,双手再次握住巧姨的两只大奶子,得意道:「巧阿姨,其实你很爽的,总有一天,我要你主动操我。」

  说着,又对巧姨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抽插,整个车子都震动了。

  巧姨脸色大变,双手紧紧勾住乔元的背部,下意识地挺臀扭腰,放声叫唤:「啊啊啊,你做梦吧,啊啊啊,这么粗……」

  乔元想吻巧姨,又不愿她喊太大声引起路人注意,所以他疯狂吻上巧姨的小嘴。

  这次巧姨没有任何抗拒,她送出了舌头和乔元嬉戏,她忘情接吻,和一个强奸她的男孩忘情接吻,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阴道的摩擦非常致命,巧姨忘掉了羞耻,她在品味如此强悍的摩擦,体会高潮由远而近,由轻到重,最后天崩地裂,她舒服得狂吻乔元,喷出的爱液浇透了龟头,龟头疾松,一股浓烈的液体注入了巧姨的子宫,巧姨眼冒金星,她大声呻吟,双臂紧紧圈住乔元的脖子。

  星空皎洁,微风送爽。

  回到家楼下,乔元的迈巴赫走远了,巧姨仍然觉得做了一个怪梦,她手里提着一个沉沉的小袋子,袋子里有七十多万现金,乔元把车里所有的现金都给了巧姨,他还怕巧姨觉得少了,发誓改天再给。

  下体酸胀让巧姨意识到这不是梦,是真真切切的事实,她步子蹒跚,脑子逐渐清醒,她发誓不能就这么放过乔元,无论是为了自己,为了女儿,还是为了这个家。

  「他妈的,敢强奸我,我宋巧巧有这么好欺负么。」

  回到家的巧姨没让女儿舒海伦察觉出任何异样,她简单撒了谎,说是和乔元聊天,不过,巧姨随即对女儿千叮嘱万叮嘱,要女儿记得散播一则消息出去,就说乔元上了舒海伦,破了舒海伦的处女。

  舒海伦不知母亲为何要这样做,但巧姨一句「你听妈妈的没错」,舒海伦便眉开眼笑,她从来对母亲都是言听计从,她知道妈妈永远为了她好。

  乔元坦白完毕,利家三姐妹愤怒施刑。

  「哎哟,哎哟……」

  乔元惨叫连连,他已如实交代了在车上奸淫舒海伦的妈妈巧姨,只是奸淫的过程简单几句,没有细说,至于给巧姨的七十多万也略去不提。

  即便如此,四位小美人也气得群起攻之,对乔元暴打了一顿,打归打,幸好利君芙手里的青砖扔了,利君竹手上的擀面杖也没用上,都是粉拳粉腿,乔元故意惨叫而已,他能承受四位小美人的暴行,爱打多久打多久,直到打累为止。

  利君芙用力最狠,所以最先打累,小美人心里纳闷,打破砂锅问到底:「那舒海伦为什么跟陶歆说你上了她。」

  利君竹和利君兰一听,都瞪向乔元。

  乔元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摇了摇头,表示他也不懂为何。

  陶歆想了想,忽地扬眉诡笑:「这好理解,舒海伦的妈妈认为阿元不敢否认,因为阿元确实做了坏事,然后她们有可能准备敲阿元一笔钱。」

  利君兰蹙起月眉,一声轻叹:「就算是这样,也是应该的,阿元欺负了舒海伦的妈妈,罪大恶极,无论如何都要补偿人家。」

  「君兰说的是。」

  利君竹深表赞同。

  利君兰叮嘱道:「这事很丢脸,大家都不许对任何人说。」

  目光转向乔元,小美人心软了,柔柔道:「阿元,你想办法尽快补偿人家,还要舒海伦别到处宣扬你上了她。」

  乔元猛点头,暗赞利君兰心思缜密,处事有条不紊。

  利君芙则揉着粉拳问:「你们还打嘛,我还没打过瘾。」

  大家听了,都忍俊不禁,觉得利君芙有暴力倾向,其实,利家的女人都有暴力倾向,她们身上都传承着狐狸的野性。

  利君兰显然不愿再对乔元使用暴力了,爱夫心切,她制止妹妹:「别打啦,阿元,你去洗澡,然后到我房间。」

  利君芙很不情愿放下粉拳。

  乔元挤挤眼,开溜去洗澡。

  这次没有人跟利君兰抢。

  利君芙今天的性欲很满足;利君竹则心中有鬼,也不愿和利君兰争;至于陶歆,她有自知之明,在人家利娴庄里,她哪有资格争宠。

[ 本帖最后由 神の左手 于 2019-8-1 22:26 编辑 ]
附件: 本帖附件需要回复才可下载或查看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218
TOP

等了好久,总算到第二卷104了,感谢楼主分享

TOP

越来越乱了,真不知作者想到最后如何写,到什么地步

TOP

这篇断断续续看过一部分章节,文很不错,剧情因为没有完整看不好评论,这次就好好看看

TOP

之前断断续续,这次总算一次打包观赏,下了慢慢看
V,

TOP

等了好久,总算到第二卷104了,文很不错,谢谢楼主分享

TOP

这书这里连载过,终于有跟新的了

TOP

是不是完整版,

TOP

之前都没有,终于等到比较全的了,多谢分享。

TOP

小手的每部作品都是我追逐的目标,真的是非常喜欢小手的协作风格。

TOP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0-1-21 23:42